開講啦王巍演講稿:中華文明五千年,并非只是個傳說

  我自己是做中國考古的,做考古我算了算,應該也是三十多年了,親手挖掘出過不到一百件但也差不多的青銅器、玉器等等,應該說還是很幸福的。從2000年開始,我的研究方向轉型了,我轉向中國文明起源的研究。為什么呢?我們中國號稱五千年文明,問一問我們在座的中國的留學生朋友們,根據是什么?你們知不知道呢?我記得有一次是在國外,在交流當中,我說我們中國是歷史悠久文明,然后就有學者質疑,說你們中國的文明不就是從甲骨文算起那三千多年嗎?然后我們一個搞歷史的同行就說不是,我們從夏本紀開始,夏王朝開始四千年。那怎么算也算不了五千年,你們為什么經常是說五千年文明?這個當時給我很大的震動,但是我很不甘心。必須要用考古來去發現、去驗證到底是多少時間,因為這個對我們文明古國太重要了。

  所以2002年,國家開始啟動中華文明探源工程,我榮幸地成為首席科學家,來帶領一個團隊。我們這個探源工程,2004年開始做了十二年,到去年年底就算結項了。通過我們的考古發現,可以公開地說、有信心地說,中華文明五千年并非虛言,我就用這個圖片,跟大家一起分享分享我們一些重大的考古發現。

  首先,萬年奠基——就是農業的出現。

  這是世界上迄今發現的最早的水稻——栽培稻,是在浙江上山遺址,在浙江的北部。一萬年,一萬年是剛剛開始栽培。等八千年的時候,我們發現農業已經開始有了初步的發展。

  這是當時的工具——開荒的石鏟,然后收割的鐮刀。

  這個時候農業有了初步的發展之后,人們的精神世界豐富了,墓葬當中經常發現這個烏龜殼,在不少量的烏龜殼的底部,有刻畫的符號。

  比如這個,這是跟商代的甲骨文的眼睛的“目”字,是一樣的。你看這個象形字,有點像子曰的“曰”。有若干的符號刻畫在龜甲上,這個引起了我們高度的注意,所以我們考古就是說這個有可能是商代甲骨文的前身,有待我們今后的工作。

  這個還有更絕的,墓葬當中出土了若干件骨笛。

  簡單來說,你看,有七孔的、有六孔的。我二月份去云南,有一個老藝術家就說,這是他們祖先的,因為這是一樣的。開始以為是仙鶴的跖骨,后來這個實驗考古發現,彝族仙鶴的跖骨非常粗,應該是翅根。那個雞翅根大家知道,這個就是那個翅根做的,你看做得非常非常精致。另外這個音非常準,音樂學家吹過《小白菜》河北民歌,非常準。所以這個讓我們非常震驚,這個八千年前的古笛,是世界上最早的吹奏的樂器。表明我們中華文明的先民確實是非常聰明。

  更神奇的,在這個時候開始出現了制作非常精致的玉耳環。大家都知道,中國人喜歡玉,這個時候,八千年前已經可以制作了,而且制作得相當的精致。有大有小,基本上一對耳環,配一個吊墜。

  所以我們說八千年的時候,人有很多發明創造,為什么呢?有少部分人可以不用去從事農業生產,專門地從事這些手工業了,它就有很大的飛躍和進步,包括原始的宗教信仰,包括藝術。下面我們來看一看,直接進入到五千年文明了。在中國的東北遼河地區,我們發現了進入到早期文明的一個重要的證據。就是這個時候,以玉為貴了。因為八千年前,就是裝飾,但是這個時候,只有權貴的人才能夠隨葬玉器,而且隨葬的玉器種類很豐富。

  有動物型的,這個是玉圭,還有玉璧在腦子上。往下看,還有一個,隨葬的一個玉人,和一個玉鳥,你看在頭上。

  最重要的部分,還有這個時期開始出現了玉龍,我們叫C型龍,制作得相當的精致,而且只在大墓里出現。

  所以可見當時應該說是等級身份的一個象征。

  到了五千年左右的時候,在浙江北部,江浙滬交界區,出現了一個很強大的文明,這就是良渚文明。發現了巨型的城址,巨型到什么程度呢?

  長1800米、 寬1500米的城址,然后城墻寬40米到60米,建在沼澤之上,開始先從外面運大量的石塊奠基,然后上面從外面運了黃土,光修建這樣一個城,據計算一萬個人得四年的時間。最近的發現,發現它的外圍又有一個城圈,達到八平方公里,這個就是(www.cnjineng.com)三平方公里。能夠組織這么巨大的人力,就讓我們非常地震驚,我們說如果不是文明的話,是很難想象的。你能夠組織這應該是數萬人、得干十數年、十幾年才能夠干的起來的工程,所以應該說是五千年文明非常重要的證據。

  所以中華文明五千年,絕非虛言,我們通過考古發現印證了。而且重要的是我們得到了國際的認可,我們通過世界考古論壇,請世界頂級的一些人來,他們意識到中國的這種文明是需要重新認識的。三千三百年前的以甲骨文算起,肯定是已經成為歷史了。我相信隨著我們工作的深入,會有更多的考古發現問世,讓我們的民眾、讓世界更好地了解中華文明,謝謝!

  • 開講啦李東演講稿:航天男人很靠譜
  • 開講啦吳希明演講稿:追求極致的挑戰
  • 開講啦潘建偉演講稿:探索的動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