陳丹青語錄新編
 
  1.電影用來觀看,小說用來思考。
 
  2.真率是很高的要求。真率也是品德。
 
  3.藝術家是最狂的,最自得其樂的一種動物。
 
  4.真的美術史是什么,是一聲不響的大規模淘汰。
 
  5.翻譯不看你懂多少外語,而是考驗你中文怎樣。
 
  6.只要我憤怒一回,我就得為公眾二十四小時扳著個臉。
 
  7.你可以看點新聞。相信不相信,隨你。(陳丹青談電視)
 
  8.絕大多數中國人草芥般生出,草芥般死掉,農村更不必說。
 
  9.不從眾,保持獨立人格,堅守個人的價值觀,這在中國非常難。
 
  10.年輕人仍然所見極有限,又迷失在太多訊息中。訊息不等于眼界。
陳丹青語錄新編
  11.我說:“為人民服務”這句話是錯的,沒有主語:為人民服務?您是誰?
 
  12.開發房地產是一回事;蓋更多的房子給人住,又是一回事,別給弄混了。
 
  13.我真正的身份就是知青,我真正的文化程度就是高小畢業,中學都沒上過。
 
  14.偏愛、未知、騷動、半自覺、半生不熟,恐怕是繪畫被帶向突破的最佳狀態。
 
  15.無論繪畫還是寫作,我盡量不說假話。我這個人口無遮攔,不知道哪天又會說什么。
 
  16.我從來沒有傳回任何關于成功的消息。我覺得作為一個中國人,出國本身就是一種失敗。
 
  17.農村還是那樣:你姓什么?你是外鄉人?去你媽,你等著吧,沒戲。(中國的人情觀念)
 
  18.記者問:“女子無才便是德”,你同意嗎?陳丹青答:“男子無德便是才”,你同意嗎?
 
  19.關鍵是要讓懸殊差別的社會建立一個體現公正的機制,社會上的財富,讓窮人也能受益。
 
  20.古人箭中靶心的一刻,每在心里叫聲“慚愧”為什么呢?因為此時是“在眾人里看見了自己”。
 
  21.人的成長實際上不是知識,其實所有人的成長背后都有一個核心問題,就是他知道時間過去了。
 
  22.人只要是坐下來寫文章,即便寫的是天上的月亮,(陳丹青語錄)地上的蒿草,都是“談自己”。
 
  23.中國人奢華的名堂太多了。你去看看古董鋪,什么小玩意兒都有更小的玩意兒配套,奢靡到極點。
 
  24.真正有效的教育是自我教育。我根本就懷疑“培養”這句話。經典語錄(www.cnjineng.com)凡、高誰培養他?齊白石誰培養他?
 
  25.學生也被權力化,年紀青青,接受的都是權力教育,事事認同權力,以后出來到社會,國家就交給這樣的學生。
 
  26.我討厭中國人對明星的心態,復雜、陰暗。從古到今都是這樣,對戲子的心態,暗中巴望人家出事兒,心理上滿足。
 
  27.人人生而平等,那時法國人的口號,是愿望,不是事實。你雙眼皮,我他媽單眼皮?人從娘胎里一鉆出來就不平等。
 
  28.全世界現代化就是指大家住在水泥森林里,水泥鴿子籠里,假裝種點樹,養點花,表明和自然還有聯系。(陳談現代化)
 
  29.我們沒資格談歷史,談文化。老北京可以談,但他只能談他的記憶,不是談文化。再過十年二十年,老北京全死光了,誰談?
 
  30.我一點不關心中國學生的英語如何。我看見大家的中文一塌糊涂。我們千千萬萬的“好蘿卜”如今是英語也不好,中文也不好。
 
  31.文憑是為了混飯,跟藝術沒什么關系。單位用人要文憑,因為單位的第一要義是平庸。文憑是平庸的保證,他們決不會要梵高。
 
  32.我希望中國的有錢人穿的奇怪的要命,過非常奇怪的生活。大部分藝術是這樣出來的。中國必須有這么一群怪人,過非常不真實的生活。
 
  33.受過小學教育而能做成一些事情的人,太多了;受了大學教育而一事無成的人,也太多了。“學歷”與“成就”應是正比,不是這樣的。
 
  34.我每講演,年輕人就上來要簽名,要拍照,我只好陪著耍,不然傷了年輕人的自尊心。現在容我說句重話:真有出息的青年,不做這類事。
 
  35.中國的事情,我只有一個最低要求:讓它發生。……發生了,還要讓它往前走,不要一發生就論對錯,不要這么快就給一個事情作是非判斷。
 
  36.國家學院與廣泛美術界從來沒有如此龐大、鋪張、奢侈,我們此刻就坐在四星級賓館里——我們究竟要批評什么?我們付得起批評的代價嗎?
 
  37.將當今教育體制種種表面文章與嚴格措施刪繁就簡,不過四句話:將小孩當大人管,將大人當小孩管;簡單的事情復雜化,復雜的事情簡單化。
 
  38.你在這個時代去談英雄,做英雄,很滑稽。(陳丹青語錄)唐吉坷德令人尊敬,因為它認真,現在的“英雄”們認真嗎?從前的英雄,真的會去死。
 
  39.申辦奧運會哪里是為了體育,而是不折不扣地超級政治任務,可是沒有這項政治任務,錢撥不下來,事辦不起來,所以我有保留地謝謝天,謝謝地。
 
  40.我們今天出了個所謂“五講四美”,層次很低,不過是要有禮貌,守規矩,走橫道線,別隨便吐痰,說明什么呢?無非說明我們的社會五不講,四不美。
 
  41.今天,全國的院校,全國的教育,大談“人文”。可是大家要知道,一個民族忽然要來大談“人文”,不是好事情,正好相反,它說明人文狀況出現了大問題。
 
  42.常識健全就是基礎,素描不是基礎,現在的素描教學是反常識的。什么都很重要,但你要說素描最重要,那就不對。一棵樹,你能說哪根樹枝,哪片樹葉最重要嗎?
 
  43.中國連真正的公共空間還沒出現,哪里來的“公共知識分子”?進入公共事務時,偶爾有像我這樣的傻子出來說幾句真話大家就很愿意聽,這是一件很可憐的事情。
 
  44.放松政治鉗制、美學觀略略放寬、創作格局稍許多元,是做文化起碼的前提。八十年代用過一個詞,叫做“松綁”——不少語言真形象,一不留神,實情給說出來。
 
  45.藝術家是天生的,學者也天生。“天生”的意思,不是指所謂“天才”,而是指他實在非要做這件事情,什么也攔他不住,于是一路做下來,成為他想要成為的那種人。
 
  46.《斷背山》真的不是關于同性戀,而是關于壓抑,關于那個時代。李安刷新了牛仔文化,他深知什么是壓抑。在中國,在過去半個多世紀,異性戀們也壓抑得一塌糊涂啊。
 
  47.國畫的“國”字,貶了,國畫的“畫”字,除了生財,唯剩下兩件法寶:一是工具,二是圖式(陳丹青語錄)憑借國畫革命塵埃落定的歷史“能見度”,我們“想起”了偉大的古典傳統。
 
  48.我真想知道是什么因素、在什么時刻、他們的胡子開始“萌生”,并“確認”為絡腮胡子,而我卻沒有。……回答記者問“什么時候萌生藝術念頭,并什么時候確認自己是藝術家”
 
  49.我沒有素描基礎,不是照樣畫創作?中國傳統繪畫從來就不畫素描,難道就是沒基礎了?想當年,我們一起畫畫的同學中,那些把大衛石膏像畫得好得無與倫比的人,現在不知道哪里去了。
 
  50.明星挺好,有個別人猖狂,欺負人,但決不會比貪官更猖狂,更欺負人。……哪位明星使一回性子,眾人就吐口水,要他道歉。中國人到了欺負弱者,欺負站在明理的人,立馬個個義正詞嚴。
 
  51.一晃五十年過去,國家忽然想起“人文傳統”、“國學研究”這些字眼,忽然要來紀念“國學研究院”,忽然要來做今天這樣的“人文大講堂”——所以不但是我,連國家也常常失去記憶的。
 
  52.世界上的重要藝術家都不是研究生學歷,也不是本科、美院附中,有的連高中都沒上。梵高就是個病人,畢加索也沒有大學文憑。當今中國,需要文憑,為了就業,得到社會的認可,你就得拿個文憑。
 
  53.你一要肯定自己的感受,感受是很可貴的東西。畫出動人的畫,憑的是感受,而不是技巧。我畫的那個朝圣的小姑娘,那么苦、那么好看,但她自己卻不知道——藝術就是這樣,憑這一點點就打動人了。
 
  54.中國文藝很荒涼,瘦得只剩肱二頭肌,疙瘩肉。瞧著挺壯的樣子,看上去繁花似錦。就象中國體育,全世界拿金牌,可是社會上哪有體育?人民哪有體育?到處拿獎的“體育”是中國最壯的一塊肌肉,其他部分瘦得要死。
 
  55.英國人約翰伯格說過這樣的話,他說:“一個被割斷歷史的民族和解及,它只有的選擇和行為的權力,就不如一個始終得以將自己置身于歷史之中的民族和階級,這就是為什么——這也是唯一的原因……所有過去的藝術,都是一個政治的問題。”
 
  56.城市景觀,全毀了。有哪個古老國家這樣義無反顧地糟蹋自己的帝都,抹殺自己的歷史?開羅?馬德里?羅馬?巴黎?京都?奈良?彼得堡?沒有。沒有一個古老的都城像咱們的北京這樣持續毀容,面目全非,恨不得把北京的模樣全給改了。
 
  57.“科以人傳科尤重,人以科傳人可知。”解釋起來,好比你是錢學森,又是博士,這博士學位因為你就分量很重;可要是你沒啥名堂,卻拿個博士學位混一輩子,你這家伙是個什么料,可想而知……我向來討厭名校學生自視高人一等的那張臉。
 
  58.都市白領痛苦的根源,則介于“開放前”、“開放中”、“開放后”,她們在似是而非將開未來的性觀念之前,飽受其弊,鮮蒙其利。問題是,與咱中國“開放女性”們邂逅而上床,下床而分手的中國男性,是怎樣的男性呢?……陳丹青談中國女性“性解放”
 
  59.我近年發稿出書,一字一節斟酌再三;到編輯那兒,我這邊每必聲明:盡管刪,盡管刪!編輯那邊呢,嘴笑著,眉皺著:唉呀我們也沒辦法呀,要生存呀,謝謝你理解呀!最好玩是電視制作人:陳先生,放開了說!說啥都行!我們后期會處理的,您放心!
 
  60.我剛到美國,正趕上流行“雅痞”生活方式,高級中產階級,玩健身,在一條滾動的皮帶上邁開大步昂然走,各種器械練身段,跟他媽刑具似的,弄一身一身的臭汗,對自己很滿意,然后沖洗沖洗,上某層吃牛排,一個人吃,很滿意。……陳丹青談現代人的怪癖。
 
  61.人人生而平等,那是法國人的口號,是愿望,不是事實。你雙眼皮,我他媽單眼皮?人從娘胎里一鉆出來就不平等。關鍵是要讓懸殊差別的社會建立一個體現公正的機制,社會上的財富,讓窮人也能受益。公正不可能,平衡可能。中國現在的問題不是貧富懸殊,是不公平,不平衡。
 
  62.我不知道自己懂不懂礦工或農民,但我一定弄不懂當官的、談生意的、玩兒金融的,還有毫無表情的科學家,不,一點都不懂這就是我和現實的關系,這就是為什么我總是難以和現實理順關系,而且不想理順。
 
  63.您對中國的大學教育很滿意嗎?您對野蠻拆遷很滿意嗎?您對目前的醫療系統很滿意嗎?假如您誠實地告訴我:是的,很滿意!很開心!我立即向你低頭認罪:我錯了,我改,我腦子進水了,我對不起人民,我要重新做人,封我的嘴,然后向你們好好學習。這樣行吧?
 
  64.中國人大抵是慣于取巧而敷衍的,我自己也是如此。而我所見美國藝術家,一個個憨不可及,做事情極度投入、認真、死心眼兒、有韌性,即所謂持之以恒,精益求精是也。同人家比,中國人的大病、通病,是做事不踏實,做人不老實,要說踏實老實的憨人,中國不是沒有,只是少,例外,吃虧,混不開。
 
  65.《建黨偉業》是一部向北洋政府致敬的電影,該片用生動的鏡頭,精彩的案例,溫馨的細節,為我們描繪了這樣一個時代:報紙可以私人控股,新聞可以批評政府,大學可以學術獨立,學生可以上街示威,群眾可以秘密結社,警察不能隨便抓人。權力有邊界,法律有作用,人權有保障,窮人有活路,青年有理想。
 
  66.我為什么喜歡魯迅?他罵人、斗爭,不買賬,一輩子叫板,但是孝順、善良、心軟。西方一些知識分子、藝術家也是,很驚世駭俗,但私下很純樸、真實。中國這樣的人不多,要么驚世駭俗,人不可愛;要么人可愛,卻沒有骨頭、鋒芒。“好”必須犧牲很多東西,如果反抗,就得把“好”作為代價。中國人的人格不豐富,太單面。
 
  67.嚴格地說,我與每位學生不是師生關系,不是上下級關系,不是有知與無知的關系,而是盡可能真實面對藝術的雙方。這“雙方”以無休止的追問精神,探討畫布上、觀念上、感覺上,以至心理上的種種問題。那是一種共同實踐,彼此辯難的互動過程,它體現為不斷的交談,尋求啟示,提出問題,不求定論,有如禪家的公案,修行的細節。
 
  68.蔡元培任北大校長,胡適任中國公學校長,徐悲鴻任北平藝專校長。擱現在,第一條入黨,第二條湊夠行政級別,然后呢,領導看順眼了或把領導捋順了。于是一層層報批、討論、談話、任命,轉成副部級、部級之類……這樣的“入世”,有利益、沒擔當。今日大大小小教育官員除了一層層向上負責,對青年、對學問、對教育、對社會,誰有大擔當?
 
  69.在中原本土幾代人的文化生活、品行教養與視覺經驗中,傳統經典的“真身”與“本相”,幾乎是“缺席”的,如此,而我們居然從未停止描繪并談論山水畫……此一綿密淵深的“美文”系統完全脫離“語境”,不再與古典山水畫同其呼吸,而淪為時人尋章摘句的失效詞語,有效啟動著誤讀的循環,衍生更多的歧義。……陳丹青談現代美學語言與現實的隔閡。
 
  70.這個民族窮得太久了,一切在告訴他,我們不再窮了,我們也有地位了,全中國都在過一種假想的西方生活。全中國陶醉在這個假想中,各個城市崛起的“羅馬花園”證實了這種假想。這個民族需要一個夢,現在夢實現了。但這個夢是外國夢。夢中景象全是外國,這一百年所有事情告訴你:我們以前的日子是不好的。不要再過那樣的日子。……假想的現代生活。
 
  71.我從小受的教育就是“世界上三分之二的人民都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”,當然,那三分之一就是指活在神州大地上的中國人。我實在不忍享受“水淺”而“火不熱”的生活,遂毅然出國,“受苦”去了。真不好意思,今年年初,我又回來了。我一回來,還在美國的不少中國同行就憂心忡忡誠心誠意追問我:適應么?習慣么?后悔么?那意思,就是怕我回來又“受苦”。